五分28

五分28 > 美文  > 正文
【自在荐读】秀夫的诗
  • 2019-07-18
  • 来源:互联网
  • 编辑:小美
  • 阅读人数:711

【自在荐读】秀夫的诗(图1)

上世纪80年代中晚期开始文学创作,诗歌作品散见于《诗刊》《诗选刊》《诗中国》《芳草》《青年作家》《山东文学》《北美枫》《中国文化报》等报刊,已在海内外发表诗歌、随笔、散文等作品300余篇(首)作品入选多个诗歌选本。出版有诗集《风声之外》《八面诗风》人物传记作品《杜鸣心:大音希声》

花腔民谣(组诗)

半边温度

一把扇子竹骨子编 ,一脚踢到姐儿跟前。姐儿勾腰把扇拎,这把扇子几多的钱?

男儿买扇三吊五,姐儿买扇不要你的钱。打你的胡说烂你的嘴,无的说出有的来!

潜江民歌·崔咚崔

1

阳春三月,青草在疯长,犹如

来时的路上,露水仍然晶莹摇晃

昨晚,树叶一夜未眠,而且蛙鸣从小声开始

逐渐长大,今天的肩头如何这般轻松了呢

演秋香,那个美人已被文人笔墨描绘

点给一个姓唐的风流种了,与你谋面

也是在那天夜晚,戏台上下,眼睛摸索

如同门扉半开,你的对襟花衣

一不经意飘入眼帘

羞怯,睫毛的莲花紧裹,花瓣密密麻麻

蓬拢,春天已来,开不开是时间的问题

何况,去年的秋天,莲叶接天蔽日

对着满湖的莲籽,你叹气说,莲籽虽苦

莲藕,却常常连心

2

风越刮越柔,绕过大道,小路是我家亲戚

竹叶婆娑,掩盖了急促的铃响,你不来

春天就不来了,看阳雀鸟飞来飞去

莫非,那天眼睛走神,把你揉眼的尘土

当作了火种

扇子还是要卖的,挨到老树的荫下

心似凉水泼过,偶见,远远地一团花影移来

像雾,停在了油画的一角

叫人如何开口呼唤,这微微吹拂的风有些迷眼

竹子在远方,去年开花甚多,季节不知其苦

今年的平原辽阔,扇子流行,如同

一层一层歌谣,在垂着银饰的耳边

渐次展开,被风摇到心尖上去了

手足无措,最后放弃了灵活的手

一把锦绣的扇子划破空气,这时候

蜻蜓也来凑热闹了,停在你的小脚跟前

3

杨柳腰款摆,芙蓉花开,渡船西边

风在空中结籽,一节白色的莲藕

掩盖于一片绿色的浓荫之中,时间

不知道如何一下子就到了仲夏,只是你的腰

还停留在美丽的春天

此时最美的歌谣,变得寂寂无声,哪怕

你的蛮腰勾下得再迅速,抵不上小小的一片春光

该死的,你的眼在哪里了

小心,春光夺取了你的眼球,让你一辈子

只能在黑暗中回味,苹果的味道

铜钱藏于锦袋,心沉在水底

我们的结局,是条分水岭,叮当作响的幸福

在上面,底下,就是一扇生死的门了

4

门开启,你款款的蛮腰直立,如风的影子

沿数千年的源头往上回溯,直到你的

腰间,露出黎明和一线像样的鱼肚白

此刻,你的身体,被温水滋养

河流开始缠绕,平原的水草潜伏,与蛙鸣一样

那些苍白的语言,在耳边低声不停

现在只要添上一朵花开的重量

时间就死了

你的话语,如同江汉汛期里的鱼儿

没有停留一路奔突,活蹦蹦地游到下游

把月光,还有岸边泥土的潮湿,一一带走

你转过身子,如同温度背叛火焰

我的骨头还在缝里,阳光却在退却

隐隐约约,我听见戏班子的锣跋

于杨柳岸边,轻声呼唤我越来越淡的名字

植 物

到春来百花开,百花开来奴把相思害,有人知道快快与奴解。

说开怀就开怀,白面书生对奴来,抱到怀中叫声小乖乖。

潜江民歌·四季相思

1

从春天开始,那里有我们的根须

表面萎靡,内心颤动,外面的冬天已经成年

它守在树叶之上

离熊熊的炉火,还有十丈遥远

现在,我时时发生错乱

弄不清,草本与木本之间究竟有什么关系

只知道在季节的字典里,草质柔软

你永远无法亲近,还有地底下那些坚硬的茎干

每天在不断地纠缠、舒展

2

柔软,在融化的心田里播种

这是一年之中最好的词句

比如微微风中的半支莲、凤仙花,天鹅绒…

如果确实需要,就添上黄灿灿的

金盏菊,每每开在秋天凌乱的篱笆之上

我的米兰和扶桑,还有色堇、金鱼草、桂竹香

要当年播了,第二年才开花结籽

随后它们会顺其自然

如世间速生的爱情,等不到再一次开春

便一寸寸从心里枯萎,直至死亡

3

当然,即使这样,我不会忘记

这些多年生的姐妹:芍药、萱草、玉簪…

在我们的眼泪里,忽略的干枯

百合、水仙、唐菖蒲、大丽花

这些植物中的美人们,她们

往往在最丰满的时候,就开始

在富贵堆里扎根,靠这样的机智,她们终于攀爬着

越过,寒风凛冽的冬天

4

光阴多么不由自主

可以就直接简称:无可奈何。这样想来

一年生、隔年生以及多年生的草草们

毫无例外,都会遭遇一次无法幸免的

生死来回

然而我依然想念,想念你带回的整个春天

现在,它是拂过心尖的

一大片紫色皇后,毛茸茸的香味,在寂静的夜里

枕边的熏衣草,让我时时抚摸

这包,用一生来等待发芽的,小小的爱情

活在水中

小小鲫鱼是红腮,上江游到下江来,上江吃得红菱草,下江吃得苦青菜,不为情哥不得来。

潜江民歌·不为情哥不得来

1

春天既白,桃花在窗的左边

我在懒散中翻书,风不晓得从哪个方向来,琴声不绝

这时候想,雨天天这样寂寞,该来的时候

如何变化得这般阴柔,让人想起,那些春夜

春夜很短,是对有情人说的,似我这般

就残灯读破书卷的人,夜来得太早

巧的是,隔壁女墙上的红杏,偏向右边

离我的卧榻,还有五丈八尺

滴滴答答,夜雨不省人事,我把目光高举

再过去没有什么好看的,望见一片湿漉漉的天

你要怎样才能了解,花落的方向

于是画桃花 ,更少不得桃园

如我故乡的水墨,还有腮边的胭脂

一层一层开在润湿的心上

2

雨和水的距离,究竟多远,心情如同

一张绵纸,把手放在右边,右边不适

放在左边,左边有风

这样下去,如何是好,可恨的是

一只丰腴的鸟,在枝头跳来跳去

神仙啊,这时候,你不该有任何动静交换

于是闭眼,满处竟然是桃花开放

这个不争气的家伙,也乘机来到春天

把大好的风景一片一片捣乱

3

这样的风中,胸中满是江湖,荡荡

狐媚娘,今夜的雨中,你会不会

突然从墙上的画中走出,即使

你满身冰凉如水,我也要活在水中了

于是,铺床捡被,间或闲闹花丛

把云中月揽过,若不嫌迟疑,还可

敲三五下闲子,看看流云缥缈的方向

罢了罢了,月华如水,夜越走越疾

转眼已没入腰间,我用咳嗽掩盖

蓄谋已久的反叛,不得已转过身子

对着万仞青山,拔出气势如虹的长剑

4

原谅我笔法粗劣,无心再画杨柳

城郭下,早已没有了那个温玉满怀的书生

今夜,你若来,我要死于疾雨活在水中

你若不来,我注定也要活在,你的水中

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:

扇子

扇子是引风用品,夏令必备之物。中国汉族扇文化有着深厚的文化底蕴,是汉民族文化的一个集成部分,它与竹文化、佛教文化有着密切关系。历来中国有“制扇王国”之称。扇子史传上最初称为“五明扇”,据传是虞舜所制。晋代崔豹的《古今注·舆服》记:“五明扇,舜所作也。既受尧禅,广开视听,求人以自辅,故作五明扇焉。秦,汉公卿,士大夫,皆得用之。

相关阅读
猜你喜欢